中国目前出土最好的玉衣-中国之最

中国之最
中国那么大,快来看看?

立即打开



金缕玉衣
            金缕玉衣是中国汉代文物,玉衣也称"玉匣"、"玉柙",是汉代(公元前206年~公元220年)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穿用的殓服,外观与人体形状相同。玉衣是穿戴者身份等级的象征,皇帝及部分近臣的玉衣以金线缕结,称为"金缕玉衣",其他贵族则使用银线、铜线编造,称为"银缕玉衣"、"铜缕玉衣"。
            金缕玉衣是汉代规格最高的丧葬殓服,大致出现在西汉文景时期。据《西京杂志》记载,汉代帝王下葬都用“珠襦玉匣”,形如铠甲,用金丝连接。这种玉匣就是人们日常说的金缕玉衣。当时人们十分迷信玉能够保持尸骨不朽, 更把玉作为一种高贵的礼器和身份的象征。

起源
山岳精英
          玉衣也叫“玉匣”、“玉柙”,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时穿用的殓服,外观和人体形状相同。汉代人认为玉是“山岳精英”,将金玉置于人的九窍,人的精气不会外泄,就能使尸骨不腐,可求来世再生,所以用于丧葬的玉器在汉玉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
金丝缕玉
           玉衣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东周时的“缀玉面幕” “缀玉衣服”,到三国时曹丕下诏禁用玉衣,共流行了四百年。皇帝及部分近臣的玉衣用金线缕结,称为“金缕玉衣”,其他贵族则使用银、铜线缀编称为“银缕玉衣”、“铜缕玉衣”。到目前为止,全国共发现玉衣二十余件,中山靖王刘胜及其妻窦绾墓中出土的两件金缕玉衣是其中年代最早、做工最精美的。
缀玉人形
          图片所示是刘胜的那件玉衣,由头罩、上身、袖子、手套、裤筒和鞋六个部分组成,全部由玉片拼 成,并用金丝加以编缀。玉衣内头部有玉眼盖、鼻塞,下腹部有生殖器罩盒和肛门塞。周缘以红色织物锁边,裤筒处裹以铁条锁边,使其加固成型。脸盖上刻划眼、鼻、嘴形,胸背部宽阔,臀腹部鼓突,完全似人之体型。
耗费无算
          全衣耗用玉片、金丝巨多,做工十分精细。玉片成衣后排列整齐,对缝严密,表面平整,颜色协调,着实令人惊叹,反映出玉师杰出的技艺和达官奢侈的生活。  
发掘
          由于金缕玉衣象征着帝王贵族的身份,有非常严格的制工艺要求,汉代的统治者还设立了专门从事玉衣制作的“ 东园”。这里的工匠对大量的玉片进行选料、钻孔、抛光等 十多道工序的加工,并把玉片按照人体不同的部分设计成不同的大小和形状,再用金线相连。制作一件中等型号的玉衣所需的费用几乎相当于当时一百户中等人家的家产总和。用金缕玉衣作葬服不仅没有实现王侯贵族们保持尸骨不坏的心愿,反而招来盗墓毁尸的厄运,许多汉王帝陵往往因此而多次被盗。到三国时期,魏文帝曹丕下令禁止使用玉衣,从此玉衣在中国历史上消失了。
解放以来,汉墓中所发现的玉衣已在十件以上,其中河北省满城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及其妻窦绾的二件、定县西汉中山孝王刘兴的一件、江苏省徐州东汉楚王刘戊(一说为第二代楚王刘郢客)的一件、 安徽省亳州东汉末年曹操的宗族曹腾(曹操祖父)的一件,共5件,已经完全复原。以满城汉墓的二件为例,刘胜的玉衣共用玉片2498 片,金丝重1100克,窦绾的玉衣共用玉片2160片,金丝重700 克,其制作所费的人力和物力是十分惊人的。
         1986年在河南永城芒砀山僖山汉墓出土 ,现收藏于河南博物院“河南古代玉器馆”的金缕玉衣长为1.76米,由2008块玉片用金丝编缀而成,为西汉梁国国王陪葬品。按人体部位分别为头罩、面盖、上衣、袖、手套、裤、脚套等,1988年参加了北京故宫举行的全国出土文物精华展,1991年作为中新建交的先行使者赴新加坡参加展出,为中国赢得了荣誉。
          徐州博物馆馆藏国宝“金缕玉衣”,“金缕玉衣”于1994~1995年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出土,由徐州博物馆花费两年多的时间修复完成。是目前国内出土的金缕玉衣中玉质最好、玉片数量最多、工艺最精的一件。这件金缕玉衣目前有很多全国之最:年代最早,距今超过2000多年,推断墓主人是第三代楚王刘戊;玉片最多,玉衣长174厘米、宽68厘米,用1576克金丝连缀起4248块大小不等的玉片;玉质最好,玉衣全部用新疆和田白玉、青玉组成,温润晶莹;工艺最精,玉衣设计精巧,作工细致,拼合得天衣无缝,是旷世难得的艺术瑰宝。
制作
         从外观上看“玉衣”的形状和人体几乎一模一样。头 部由脸盖和脸罩组成,脸盖上刻制出眼、鼻和嘴的形象。组成脸盖的玉片绝大部分是长方形的小玉片,双眼和嘴是在较 大的玉片上刻出,鼻子是用五块长条瓦状玉片合拢而成,惟妙惟肖。上衣由前片、后片和左、右袖筒构成,各部分都是彼此分离的;前片制成胸部宽广、腹部鼓起的体型,后片的下端作出人体臀部的形状。裤由左、右裤筒组成,也是各自分开的。手部做成握拳状,左右各握一璜形玉器,足部作鞋状。一些玉璧,以及饭含、佩带之物等。前胸和后背共置玉璧18块,并有一定的排列方式。在“玉衣”的头部,有眼盖、鼻塞、耳塞和口含,下腹部有罩生殖器用的小盒和肛门塞,这些都是用玉制成的。另外,颈下有玛瑙珠48颗,腰部出玉带钩 。整套“玉衣”形体肥大,披金挂玉,全长1.88米,共用玉片 2498片,金丝约1100克。玉片的角上穿孔,用黄金制成的丝缕把它们编缀,故称“金缕玉衣”。
         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代,根据当时的生产水平,制作一套“金缕玉衣”是十分不易的。从遥远的地方运来玉料,通过一道道的工序把玉料加工成为数以千计的、有一定的大小和形状的小玉片,每块玉片都需要磨光和钻孔,大小和形状必须经过严密的设计和细致的加工,编缀玉片还需要许多特制的金丝。由此可见,制成一套“金缕玉衣”所花费的人力和物力,是十分惊人的。
          穷奢极欲的皇室贵族,迷信“玉能寒尸”。为使其尸体不朽,他们用昂贵的玉衣作殓服,且使用九窍器塞其九窍,可谓费尽心机。但结果适得其反,由于金缕衣价格昂贵,往往招来许多盗墓贼,以致“汉氏诸陵无不盗掘,乃至烧取玉匣金缕,骸骨并尽”。其实,即使那些盗墓贼没有光临,当考古工作者打开那神秘的洞室时,企求“金身不败”的墓主人已化作一捧泥土,剩下的也就是一具精美绝伦的玉衣了。这些仿佛向人们讲述了一个千百年来破灭的神话。  

巴黎展出
          为纪念中法建交50周年,“汉风—中国汉代文物展”在巴黎吉美亚洲博物馆开幕。展览选取来自河北、河南、山东、江苏、湖南、陕西等27家文物单位的153组、459件展品。
         江苏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金缕玉衣是目前国内出土的金缕玉衣中玉质最好、玉片数量最多、工艺最精的一件。1500克金丝连缀起约4300块大小不等的玉片,玉衣则全部用新疆和田白玉、青玉组成,整件玉衣设计精巧,做工细致,拼合得天衣无缝。
市值
           个业内公认的事实是,经过近30年淘洗,目前市场上流通的古玩艺术品,九成以上为赝品。因此,有人感慨,如今的古玩界,最常见的“杯具”既不是买贵了,也不是卖贱了,而是兴冲冲用真钱 换回假古董。或许正因为如此,有人形容现在的收藏市场是:一群傻子在买,一群傻子在卖,还有一群傻子在等待。
三五人组成圈子互相捧场
          潜规则,同样存在于“文物鉴定江湖”。比如说,你想拿到一份有几名专家签名并合自己心意的鉴定报告,怎么办?一位圈内人士向记者勾勒出了这一行的规矩:首先,你得找到一个在圈子内有一定人脉和影响的“专家”。由他依靠自己的人脉和影响找来你想要的“大家”。
           文物鉴定队伍中,长期存在着多个由三五人组成的圈子,平时大家相互捧场,你支持我,我配合你,大家其乐融融,一旦某人有需要,打个招呼,大家心领神会,去到鉴定现场,“评估”一番。
至于如何评估,这可是个“大学问”。此时,潜规则往往会发挥着重要作用。
你好我好大家好
          潜规则一:权威说了算。国内一位知名瓷器研究专家告诉记者,到了鉴定现场,“一般是以在我们业内的权威程度来定,就是说,如果老师们说是对的,一般学生也说是对的。”
            参加了天价“金缕玉衣”鉴定的北京大学的宝石鉴定中心主任杨富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史树青是公认的老大,史老说什么我们就跟着说什么。然后就在值24亿元这样的上面都各自签了字。”“不是没法驳,而是没考虑驳,面子呗。”
          潜规则二:互不拆台。所谓互不拆台,就是说,一个鉴定专家已经开出的评估报告和评估价格,其他同行(没有师生承续)即使有意见,一般在明面上也不会拆台,而会选择私下沟通。
           在一次民间鉴定会上,记者也曾见到,对于有些专家鉴定过的藏品,其他专家即使发现有问题,也不当场发表意见,一位专家无奈地向记者透露:“都在一块儿混,不愿弄些得罪人的事。”“很少有同一批专家在那争得脸红脖子粗的,很少。”
            潜规则三:彼此掩护。媒体披露,故宫的学者陈万里读书多,但他不会鉴定器物,而古玩店老板出身的孙瀛洲在实战鉴定中所向披靡,蜚声海内外,但因为文化太低,写不了,一直到去世,连副研究员都没评上。孙瀛洲和陈万里常常在外出鉴定瓷器时是搭档,渐渐成了很好的朋友。但有一次,因为职称的事情,两人翻脸,在院里打架。孙瀛洲急了,抖了陈万里的老底:陈万里不懂鉴定,每次出去鉴定的时候,孙瀛洲就站在旁边,双方约定孙以手绢为号,如果孙瀛洲用手绢擦手,陈万里就知道这东西有假。
           潜规则四:让客户满意。只要仿得不太离谱,全都“看老”,自己省心省力,买方卖方皆大欢喜。“大家一起看一看,完了该签字,签完字,吃了顿饭就走了。”
老规矩一统江山
           直到今天,靠眼看、手摸、凭感觉和经验,依旧是鉴定界鉴宝的规矩。
           有人提出,面对屡屡爆出的鉴定丑闻,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各种科学检测,如热释光、化学成分分析等手段已经日渐成熟,为什么国内那些所谓的鉴定名流、专家和泰斗们,始终不愿意在现实中推广这些技术手段?
          文物界资深观察人士龙灿谈到,我们国内目前特别是故宫,特别是很多一些所谓的大型博物馆仪器鉴定这块发展非常慢,甚至我们都花了很多的钱买了这样的仪器,现在却连一个最基本的数据库都没有。“因为这些泰斗们牢牢地把住了话语权,如果仪器一旦大量地运用,研究得很好,大量运用的时候,他们在市场上就会失去话语权。”
而在市场上拥有话语权,就等于拥有了利益!
          由于鉴定全凭眼看手摸、凭感觉和经验,就意味着任何一件文物都没有了统一的市场标准来衡量,估价全凭专家一张嘴,“一件东西他给出了10亿20亿的评估,他说这是专家自由裁量的范围,你无可奈何。”
         在天价“金缕玉衣”事件中,5位专家把人工穿出来的玉片“鉴定”出24亿元的惊天价格,事后,杨富旭说:“谁说是假的?现在谁能给这件(金缕玉衣)做定论了吗?”史树青的遗孀说:“鉴定是一个科学认识、逐渐认识的过程,谁也不可能没有走眼的时候,十年前根据当时掌握的文献和技术认为是真的,十年后又会有新的认识。”
他山之石
台北“故宫博物院”工作人员
不许私下为民间藏品鉴定估价
          台北“故宫博物院”登录保存处处长嵇若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绝对不会允许工作人员参与民间藏品鉴定的事情发生。她说,一方面由于台湾的相关规定,一方面是职业基本伦理的要求,台北“故宫”从没有在职人员以院方或私人身份从事鉴定活动,即使是退休人员,也不会去做。“别说出具鉴定报告,连民间咨询都不敢”。“如果有,一经发现,将按照台湾有关公务员的相关规定进行处罚、记过以至于免职。”“我们很怕沾惹民间文物鉴定、估价的事情,尤其涉及金钱更不能做,会有很多纠纷,这会损害个人和院方的名誉。”嵇若昕说:“大家都是很爱惜羽毛的。”
            对于来自民间的鉴定需求,嵇若昕介绍说,每周二、四下午,台北“故宫”都有专业人员接待民众,对他们带来的实物提供咨询服务,很受民众欢迎。其中,玉器、瓷器最为热门,有时预约排队要等三四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