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发现小行星的中国天文学家-中国之最

中国之最
中国那么大,快来看看?

立即打开



  张钰哲(1902.2.16-1986.7.21),福建闽侯人,中国现代天文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华”小行星的发现者。
 
  1926年毕业于美国芝加哥大学天文学系,1929年获该校天文学博士学位,1955年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张钰哲长期致力于小行星和彗星的观测和轨道计算工作,和他所领导的行星研究室发现了许多星历表上没有的小行星和以“紫金山”命名的三颗新彗星。
 
  1928年发现第1125号小行星,命名为“中华”。30多年来拍摄和领导拍摄到7000多次小行星和彗星的精确位置,发现800多颗小行星和3颗命名为“紫金山”的新彗星。1957年发表中国第一篇论述人造卫星轨道的论文,应用天体力学基础理论对人造卫星轨道问题作了开创性研究。开创并领导了天文学多个领域研究,取得多项重要成果,并在天文学史研究、天文仪器研制、天文科普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人物生平
 
  1902年,张钰哲出生在福建闽侯县城一个职员的家庭。他两岁丧父,家境贫寒。艰难的世道,磨练出他坚毅顽强的性格。他勤奋学习,刻苦钻研,成为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学生,无论在小学还是中学毕业的考试中,他都取得了全校第一名的成绩。1919年他又以优异的分数考取了清华的留美预备班。
 
  1923年,张钰哲来到美国求学,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毅然放弃了追求已久的机械工程专业,转而投考了芝加哥大学天文系。经过几年的努力,他发现了“中华星”,为中国的天文事业争得了荣誉,他的名字如同一颗升起的新星传遍了整个世界。
 
  1928年,中国人自己发现的第一颗小行星——第1125号小行星是他发现并命名为“中华”;
 
  1929年夏,张钰哲获芝加哥大学天文博士学位。他放弃了美方提供的优厚报酬,轻装返回祖国。从此在这块生他养他的土地上,与中国的天文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1932年9月10日,正在南京紫金山天文台服务的张钰哲,受台长余青松的派遣,到北平将安放在古观象台上的四架古天文仪器抢运至南京,以免落入日本之手。
 
  1928年11月22日,经过连续的观测和精密的轨道计算,张钰哲确信两年前他发现的那颗星是新行星。当天夜里,当这颗星再次进入他的观测网时,他轻按相机快门,终于将这颗新星留在了底片上。
 
  1929年,张钰哲从美国学成归来,他在南京中央大学物理系讲授天文学等课程之余,也经常写科普文章发表。由于他的文学修养深厚,他的文章十分优美,立刻名传天下。
 
  1930,年中国天文学会的《宇宙》月刊创刊,发刊辞就是请他写的。后来他为《宇宙》写过很多科普文章。在科普写作方面他出过两部著名文集:《天文学论丛》(商务印书馆1934年)和《宇宙谈》(正中书局1945年)。其中有些文章流传海内外,成为经典之作。
 
  1934年,中国第一座现代天文台--紫金山天文台建成,张钰哲被中央研究院天文研究所聘为特约研究员。
 
  1937年初,张钰哲就成功预测出了4年后将在中国出现的一次日全食,日食带将经过甘肃、陕西、湖北,最后从福建北部入海。不久,英国格林威治天文台也证实了张的预测,这次日全食,是当时罕见的天文奇观。
 
  1937年8月11日,张钰哲测得一项重要的太阳活动预报:1941年9月21日将有日全食带进入中国新疆。据张钰哲的测算,日食带将经甘肃、陕西、湖北、江西,最后从福建北部入海。后来,经英国格林威治天文台证实,张钰哲率先测报的1941年9月21日在中国出现的日全食,是全球400年来罕见的天文奇观,其观赏价值和学术价值都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为了观测这次奇观,中国有关部门积极行动起来,进行了周密的部署。
 
  1940年1月,中国日食观测委员会宣告成立,并购买仪器,绘制地图,安排交通给养,确保观测的顺利进行4月,中国日食观测队成立,张钰哲任队长,亲自带队到昆明集训,6月29日,张钰哲率领观测队全体成员携带仪器设备,乘坐2.5吨的一辆军用卡车从昆明取道去临洮,开始了3000公里的行程。汽车行至重庆附近,遇到27架日机的轰炸。张钰哲和他的队员们跳下汽车,钻进农田,趴伏在地,头上飞机盘旋,周围烟火弥漫。所庆幸的是,观测队的成员无一伤亡。在当地军民的大力支持下,观测队在泰山庙戏台前的广场上建起了临时观测点。在安装调试仪器的日子里,观测队经常遇到日军的空袭。9月21日9时30分,全球瞩目的日全食初亏终于出现了。当时晴空万里,但见月亮的黑影从西侧开始侵入太阳。40分钟后,太阳被“吃掉”了1/3,天空也逐渐昏暗,气温下降。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太阳整个被“吃掉”了,月球遮住了整个日轮。又过了一会,全食的四周辐射出万道金光,“日冕出现了!”在场群众欢声雷动。10时59分,太阳开始生光,万物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张钰哲和他的队友们观测和捕捉到珍贵的天文资料170多项,共摄得照片200余张,“五彩”影片20卷,重庆中央广播电台将实况通过无线电波转播到世界各地。这次日食现象,历时3分钟,与张钰哲所预测的情况完全吻合。
 
  1941年,中国境内的第一张日全食照片是他组织拍摄;他第一次提出从研究哈雷彗星的回归,来解决“武王伐纣”究竟发生在哪一年的历史悬案。
 
  1946年,张钰哲前往美国、加拿大等国考察。凭藉他在世界天文学领域中的影响,在国内外朋友的帮助下,他先后访问和考察了美国帕洛马山天文台、基特峰天文台、阿雷西博天文台、橡树岭天文台等以及加拿大维多利亚天文台。他在美访问期间,以唯一的外籍代表身份被邀请参加在波士顿召开的美国天文学会年会。在会上他发表了“变星的速度曲线”和“大熊星座的光谱观测”两篇论文。
 
  1948年11月,中央研究院有些机构撤往台湾,张钰哲与天文研究所部分人员暂迁上海迎接解放。1949年9月,他返回南京,积极参与紫金山天文台的重建工作。
 
  1949年10月,在张钰哲的努力下,紫金山天文台的观测仪器得到了修复。他又倾注心血,花去4年的时间建成了中国最先进的天文仪器厂——南京天文仪器设备制造厂。以后,他又亲率同行自制和引进了国际一流水平的科学仪器,使紫金山天文台,名享四海,它不仅恒星、行星进行观测,同时对空间天文学、射电天文学、实用天文学、历算和天文仪器等方面进行综合研究,这一切包含着张钰哲一生的心血。
 
  1950年5月20日,张钰哲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台长。
 
  1953年,春节的日偏食,张钰哲也带头进行了全国性的广播演讲,是新中国第一次的全国性科普活动。
 
  1978年,《国际小行星通报》宣布:为纪念张钰哲在天文学上的杰出贡献,哈佛大学天文台将1976年10月23日发现的一颗小行星,命名为“张”,编号为第2051号。
 
  1980年,春节日全食是新中国第一次大规模的日食的观测与科普活动,张钰哲虽已高龄,但也积极参加。至于多次的彗星出现,张钰哲也参加科普宣传。他编著的《哈雷彗星今昔》(1982,知识出版)一书既是科学著作也起到科普作用,驰名中外,在国外也常见到这本书的书影。
 
  从1928年张钰哲发现“中华星”起,到1986年张钰哲病逝,在半个多世纪中,他又陆续发现了“中国星”、“紫金山一号”、“紫金山二号”等400多颗在星历表上没有记载的新星,在它们当中,有81颗得到了国际行星中心的编号命名。张钰哲一生著作甚多,发表论文101篇,出版专著、译作10本。国际天文学界为了纪念他,将美国哈佛大学天文台1976年10月23日发现的一颗新星命名为“张钰哲星”。
 
  1986年5月5日,《人民日报》为张钰哲发表了专题短评,称他是一颗“永不熄灭的星”。
 
  论文著作
 
  他在国内外发表过六十多篇论文和八部译著,并主编《天问》等书,一生论著颇丰。非常精彩!
 
  1:YCChang,OntheSupposedIdentityofCometReinmuth(1928a)andTaylorsComet(1916Ⅰ),AstronomicalJournal,1928,38:156.
 
  2:YCChang,NewElementsofCometStearns,1927d,AstronomicalJournal,1928,38:124.
 
  3:YCChang,ASpectroscopicStudyoftheVisualBinarySystemsζHerculisandβDelphini,AstrophysicalJournal,1928,68:319.
 
  4YCChang,ObservationsofAsteroidsoftheYerkesObservatory,(seventhseries),AstronomicalJournal,1928,39:12.[6]
 
  5:YCChang,PhotographicObservationsofComets,AstronomicalJournal,1928,39:150.
 
  6:YCChang,ASpectroscopicStudyoftheVisualBinarySystems51ξScorpiiand2ηCoronaeBorealis,AstrophysicalJournal,1929,70:182.
 
  7:YCChang,AStudyoftheOrientationoftheOrbitPlanesof16VisualBinariesHavingDeterminateInclinations,AstronomicalJournal,1929,40:11.
 
  8:YCChang,KTLi,TheTotalLightoftheSolarCoronaofSeptember21,1941,AstrophysicalJournal,1942,96:421.
 
  9:YCChang,SolarEclipseObservedinChinaundertheShadowofJapaneseBombers,PopularAstronomy,1942,50:198.
 
  10:YCChang,NewOrbitofComet1941CDeKockParaskovopoulos,AstronomicalJournal,1944,51:51.
 
  获奖记录
 
  1978年8月,国际小行星中心宣布,将第2051号小行星定名为“张”(zhang)。
 
  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1987年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6]
 
  社会任职
 
  张钰哲担任过中国天文学会第一至四届理事会理事长以及第五届理事会名誉理事长、第三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九三学社第七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他曾任国家科委天文学科组组长,紫金山天文台第一至三届学术委员会主任(1957—1982),《天文学报》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天文学》编委会主任,江苏省科协副主席等职。
 
  张钰哲编著成果颇丰。早在30年代初,即担任中国天文学会《宇宙》杂志主编,出版了19卷;
 
  1954年《天文学报》创刊,他首任主编,1962年-1982年再任主编。1979年任《中国大百科全书·天文学卷》编委会主任。
 
  新中国成立不久,国务院任命张钰哲为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台长。
 
  历任南京大学天文学系教授、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台长、名誉台长。
 
  人物评价
 
  张钰哲是中国现代天文事业的奠基者之一,他在天文教育,天文科研上都有很多贡献,同时他还是一位热心科普的天文学家,他是中国天文科普事业的引路人。
 
  张先生精通天体力学,同时在创建中国小行星、彗星的探索和研究上倾注了很大的精力,作为中国的首席天文学家,对当代天文学主流的天体物理学的建设,始终备极关注。开创并领导了天文学多个领域研究,取得多项重要成果。在天文学史研究、天文仪器研制、天文科普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张钰哲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科学家,在文学艺术方面也有深厚的功底和修养。他的书法苍劲有力,文章通达流畅,篆刻也有相当水平,而且善于素描绘画。(九三学社评)
 
  人物影响
 
  从1928年张钰哲发现“中华星”起,到1986年张钰哲病逝,在半个多世纪中,他陆续发现了“中国星”、“紫金山一号”、“紫金山二号”等400多颗在星历表上没有记载的新星,在它们当中,有81颗得到了国际行星中心的编号命名。张钰哲一生著作甚多,发表论文101篇,出版专著、译作10本。国际天文学界为了纪念他,将美国哈佛大学天文台1976年10月23日发现的一颗新星命名为“张钰哲星”。
 
  1986年5月5日,《人民日报》为张钰哲发表了专题短评,称他是一颗“永不熄灭的星”。
 
  后世纪念
 
  1990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电部发行了第二组中国现代科学家纪念邮票,其中有一枚为张钰哲头像,以纪念这位对祖国天文事业做出重大贡献的天文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