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的医学著作-中国之最

中国之最
中国那么大,快来看看?

立即打开



内容简介

        《黄帝内经》分为《素问》和《灵枢》两部分。《素问》重点论述了脏腑、经络、病因、病机、病证、诊法、治疗原则以及针灸等内容。《灵枢》是《素问》不可分割的姊妹篇,内容与之大体相同。除了论述脏腑功能、病因、病机之外,还重点阐述了经络腧穴,针具、刺法及治疗原则等。
         《黄帝内经》基本精神及主要内容包括:整体观念、阴阳五行、藏象经络、病因病机、诊法治则、预防养生和运气学说等等。“整体观念”强调人体本身与自然界是一个整体,同时人体结构和各个部分都是彼此联系的。“阴阳五行”是用来说明事物之间对立统一关系的理论。“藏象经络”是以研究人体五脏六腑、十二经脉、奇经八脉等生理功能、病理变化及相互关系为主要内容的。“病因病机”阐述了各种致病因素作用于人体后是否发病以及疾病发生和变化的内在机理。“诊法治则”是中医认识和治疗疾病的基本原则。“预防养生”系统地阐述了中医的养生学说,是养生防病经验的重要总结。“运气学说”研究自然界气候对人体生理、病理的影响,并以此为依据,指导人们趋利避害。

《素问》

      《素问》自战国时代成书到齐梁间全元起作《素问训解》时,一直保持九卷的旧制。只是到全元起注《素问》时,《素问》的第七卷已经亡佚了。唐朝的王冰认为是“惧非其人而时有所隐,故第七一卷师氏藏之”的缘故。王冰自谓“得先师张公秘本”,“因而撰注,用传不朽,兼旧藏之卷,合八十一篇二十四卷”。由于王冰补入了《天元纪大论》、《五运行大论》、《六微旨大论》、《气交变大论》、《五常政大论》、《六元正纪大论》和《至真要大论》等七篇大论,并将《素问》全文广为次注,所以才从原来的九卷大大地扩展为二十四卷了。从而成了至今行世的《黄帝内经素问》。当然世上还存在有元代胡氏“古林书堂”十二卷刊本和明代正统年间所刊五十卷《道藏》本,但其内容、篇目次第并无变动,一仍王冰之旧。

《灵枢》

        《灵枢》最早称《针经》。《灵枢》第一篇《九针十二原》就有“先立《针经》”之语,无疑等于自我介绍。后来又称为《九卷》(见张仲景《伤寒论》序),晋皇甫谧复又称之为《针经》。再后又有《九虚》(见《高丽史书》、《宋志》及林亿引文等)、《九灵》(见《隋志》、《唐志》、《宋志》等)、《黄帝针经》(见《七录》、《隋志》、《唐志》及新罗国、高丽国史书等)等名。《灵枢》一名,始见于王冰《素问》序及王冰的《素问》注语中。王冰在注《素问》时,曾两次引用“经脉为里,支而横者为络,络之别者为孙络”这句话,在《三部九候论》中引用时称“《灵枢》曰”,在《调经论》中引用时又称“《针经》曰”,是知《灵枢》即《针经》也。而其他《素问》注中所引《针经》者,皆为《灵枢》之文,则更证明了这一点。
        至于《灵枢》,虽有《九卷》、《九虚》、《九灵》和《针经》等几个传本系统,但隋唐以后却都亡佚了。宋臣林亿、高保衡等校正医书时亦因其残缺过甚而欲校不能。南宋史崧氏所献的《灵枢经》虽与王冰所引之《灵枢》及王唯一所引之《灵枢》在内容上均有所不同,但毕竟是现今行世的唯一版本。史崧之所以将《灵枢》改成二十四卷,也只是为了与王冰所注之《素问》卷数相同而别无深意。因为原本这两部书都是九卷,则都成二十四卷。元代胡氏“古林书堂”刊本将《灵枢》并为十二卷亦是与其所刊《素问》十二卷本相匹配。至于明刊《道藏》本之《灵枢》只二十三卷而不是五十卷,则是因为《灵枢》较《素问》文字量少之故。
 

创作来源及其特点

《黄帝内经》是一部综合论述中医理论的经典著作。它的集结成书是以古代的解剖知识为基础,古代的哲学思想为指导,通过对生命现象的长期观察,以及医疗实践的反复验证,由感性到理性,由片断到综合,逐渐发展而成的。因此,这一理论体系在古代朴素唯物辩证法思想的指导下,提出了许多重要的理论原则和学术观点,为中医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黄帝内经》封面

《黄帝内经》起源于黄帝,具体成书作者已不可考。总而言之,《黄帝内经》非自一人一手,其笔之于书,应在战国,其个别篇章成于两汉。
        《淮南子·修务训》言:“世俗之人多尊古而贱今,故为道者必托之于神农黄帝而后能入说。”因此,《黄帝内经》之所以冠以“黄帝”之名,意在溯源崇本,藉以说明书中所言非虚。
         如前所述,《黄帝内经》既非一时之作,亦非自一人之手,而是战国以前的许许多多的上古医学著作的总结。这不仅可以从《素问》、《灵枢》各八十一篇这一点得到证明,而且也可以从《黄帝内经》引用了大量的古文献及《素问》、《灵枢》互引、各篇互引等现象上得到证明。
         《黄帝内经》所引的古文献大约有50 余种,其中既有书名而内容又基本保留者有《逆顺五体》、《禁服》、《脉度》、《本藏》、《外揣》、《五色》、《玉机》、《九针之论》、《热论》、《诊经》、《终始》、《经脉》、《天元纪》、《气交变》、《天元正纪》、《针经》等16 种;仅保存零星佚文者,有《刺法》、《本病》、《明堂》、《上经》、《下经》、《大要》、《脉法》、《脉要》等8 种;仅有书名者,有《揆度》、《奇恒》、《奇恒之势》、《比类》、《金匮》、《从容》、《五中》、《五过》、《四德》、《上下经》、《六十首》、《脉变》、《经脉上下篇》、《上下篇》、《针论》、《阴阳》、《阴阳传》、《阴阳之论》、《阴阳十二官相使》、《太始天元册》、《天元册》等29 种。至于用“经言”、“经论”、“论言”或“故曰……”、“所谓……”等方式引用古文献而无法知其书名者亦复不少。
        正是由于上述情况,才说《黄帝内经》的成书是对中国上古医学的第一次总结,《黄帝内经》是仅存的战国以前医学的集大成之作。
补充说明:医之始,自远古。文献考,至岐黄。岐黄即指的《黄帝内经》。其实此书是假借古圣贤黄帝以示尊重,清*陈修园《医学三字经》曰:“《汉书·艺文志》载《黄帝内经十八篇》是也。医门此书,即业儒之五经也”“后世以为古圣格言,孰敢非之”。就是这样编著者想让后人真以为是黄帝之作而加以尊重。黄帝,一是喻皇帝,二是喻中华或传统中医学代词;内,是大内的简称,在汉朝大内指皇帝宫殿或宫内库房;经即经典。《黄帝内经》既托古圣贤黄帝,若再留下编著事迹,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令后世尊重的一片苦心岂不白费因此留下了一个千古之谜。汉文帝时,习医者淳于意因不与难缠的王公贵族治病,招恶意诽谤,被状告至文帝,皇帝亲手审理此案,留下了医界佳话。这事可能是对《内经》用皇帝与大臣对话论医式文稿模式的启发,而现代许多学者从考古及出土医学文物分折,内经文稿也应该产生于此之后。在西汉时期,思想政治活跃,世事多变,皇室宫廷内部事态也多变故,况且医学书籍还是被当作禁书来传承的,这一点在司马迁史记里是有论述的,因此也不可能留传关于编著内经的故事。内经古本在流传过程中也不断地被整编,如唐代,学者王冰对留存的已经损坏、散乱、遗失缺如以及医学术语中涉及《道》学等等文稿,重行整理编著并补充了内容,这样使文稿显得更系统化、完善化,据说是现流传的《素问》一部八十一篇版本。《黄帝内经》是中医学论文汇编,对话式论文风格(对答式的文体显得更客观也有诱惑力,作者的设问和受访者的回答竟然如书面用语一般精准而几无瑕疵,这不禁让人感叹后期的“润色”。所谓后期的“润色”喻对话是假的)。学者在汇编之时,标志着中医学说已经在解剖、生理、病理、药理、方剂、到临床各科、病证、发病因素、诊断、保健治疗术(虽用药但不止于药、虽论医但不只于治病的整体医学模式)及中医学术思想等等方面的成熟,编者为了让这些学说的普及应用并且永传后世,对当时所撑握的中医文献,站在整体、系统化的高度,进行了汇编整理而成册。由于当时的人力、物力、资料、资源以及社会风潮等等的影响及局限,编者无法做到尽善尽美,但能做到这种成效,就是在当今也是难能可贵的了。论文文体,每篇文稿,皆以围绕中心思想展开,对论点、论证、论据、结论等的布局,内容的多少,篇幅的长短,是完全取决于作者对文章的需要而定的,而编者只是要借用那么多篇文稿来达到整体介绍与传承医学的目的。编著是一件庞大的工程,内经必竟非出自一人之手,因此内经的每篇文稿中,作者的思想境界、见识、对参考文献的引用取舍有多少、详略的差异,在一些文章之间出现内容类似甚至重复都是不足见怪的(这就好比现代医学论文,有许多类似或雷同篇章)。强调这一点,便于读者对《内经》文章特点有个清醒的认识,首先从论文文体特性上去把握每篇、每章、每节,然后从整体上去认识全文、全书,这样便于学习、注译、传承及撰写医学论文。医之道乃学说体系,自传世以来,皆以为是一门技术,习者多只取其中而用之,如此取舍,故流传散失甚多,损失巨大,此最大遗憾!万望习者自此珍惜之。
 

社会影响

三个第一

相关专家认为,《黄帝内经》可以用三个“第一”给它作一概括。
        1.《黄帝内经》是第一部中医理论经典。
人类出现以后,就有疾病,有了疾病必然就要寻求各种医治的方法,所以医疗技术的形成的确远远早于《黄帝内经》。但中医学作为一个学术体系的形成,却是从《黄帝内经》开始的,所以《黄帝内经》被公认为中医学的奠基之作。
        2.《黄帝内经》是第一部养生宝典。
《黄帝内经》中讲到了怎样治病,但更重要的讲的是怎样不得病,怎样使在不吃药的情况下就能够健康、能够长寿、能够活到一百岁。
《黄帝内经》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治未病”。《黄帝内经》中说:“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
        3.《黄帝内经》是第一部关于生命的百科全书。
《黄帝内经》以生命为中心,里面讲了医学、天文学、地理学、心理学、社会学,还有哲学、历史等,是一部围绕生命问题而展开的百科全书。国学的核心实际上就是生命哲学,《黄帝内经》就是以黄帝的名字命名的、影响最大的国学经典。

价值贡献

         《黄帝内经》作为中国传统医学的理论思想基础及精髓,在汉民族近二千年繁衍生息的漫漫历史长河中,它的医学主导作用及贡献功不可没。试想,大略700年前,欧洲鼠疫暴发, 有四分之一的欧洲人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而中国近两千年的历史中虽也有瘟疫流行, 但从未有过象欧洲一样惨痛的记录,中医药及《内经》的作用由此可以充分展示。
        《黄帝内经》的著成,标志着中国医学由经验医学上升为理论医学的新阶段。《黄帝内经》总结了战国以前的医学成就,并为战国以后的中国医学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导。在整体观、矛盾观、经络学、脏象学、病因病机学、养生和预防医学以及诊断治疗原则等各方面,都为中医学奠定了理论基础,具有深远影响。历代著名医家在理论和实践方面的创新和建树,大多与《黄帝内经》有着密切的渊源关系。
《黄帝内经》全面总结了秦汉以前的医学成就,标志着中国医学发展到理论总结阶段。该书在中国医学有很高地位,后世历代有所成就医家,无不重视此书。部分内容曾被译成日、英、德、法等文字,对世界医学的发展亦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相关传说

        十八卷的《黄帝内经》,从远古时代一直到今,而三十七卷的《黄帝外经》,则可能永远失传了。但是,关于它的民间传说,还是相当丰富和十分有趣的了。
相传黄帝时期出现了三位名医,除了雷公和岐伯两人外,名气最大的是俞跗(fù)。他的医道非常高明。特别是在外科手术方面很有经验。《汉书·艺文志》记载医家经典十一家今仅存《黄帝内经》一家,原因待考。其中失传的包括黄帝外经。从《汉书·艺文志》记载的“七经”来看,当时与《黄帝内经》并存的,还有《黄帝外经》、《扁鹊内经》、《扁鹊外经》、《白氏内经》、《白氏外经》和《旁篇》。

以五行为框架的宇宙系统论

          《黄帝内经》以五行为框架,以人体为主要研究对象,形成医学家所特有的天人合一的思想体系。

 

 

五行 方位 时序 五气 生化
小肠
长夏 湿
西 大肠 皮毛
膀胱

 

 

成书年代问题

主要有以下三种看法。

成书于先秦、战国之时

         持这种观点的代表人有宋代的邵雍,明代桑悦、方以智,清代魏荔彤等。邵雍在《皇极经世》卷八《心学第一、二》中以为《素问》是“七国时书也”、“轩岐之书,类春秋,战国所为而托于上古。”

成书于战国、秦汉之间

         持这种观点的人有宋代的程颢、司马光等。他们认为“黄帝亦治天下,岂可终日坐明堂,但与岐伯论医药针灸邪此周、汉之间,医者依托以取重耳。”到清代《四库全书简明目录》,进一步肯定了这一说法。斗中说《素问》“出上古,固未必然,然亦必周秦间人,传达旧闻,著之竹帛。”因为《四库全书》在中国古代学术界有相当高的地位,这种说法也就被许多人所接受。

成书于西汉时期

          明代郎玻所著的《七修类稿》认为《素问》“首篇曰上古、中古,而曰今世,则黄帝时末世邪又曰以酒为浆,以妄为常,由仪狄是生其前面彼时人已皆伪邪《脉要精微论》中罗裹雄黄,《禁服篇》中欲血而受,则罗与欲血皆汉时事邪予故以为岐黄问答,而淮南文成之者耳。在这里,朗玻从夏禹时仪狄造酒的传说和“罗”出现于汉代等证据推断《素问》产生于西汉时期。
         对于《黄帝内经》成书年代,古人的看法主要就有这些。然而研究并没有到此结束,当代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成果也不少。他们通过对《内经》和《周礼》及《史记·扁鹊仓公传》的对比,说明三者在学术思想上的一致性,并通过对《素问》文学结构的分析,说明这一部分出自于先秦而不可能迟于扁鹊。并通过分析前人的成说和大论的内容,认定这一部分内容出自于战国至东汉之间,而且经过多数医家汇集而成。至于《灵柩》,作者先通过对其书的真伪的分析,判定《灵枢》与《针经》实即一书,而后又得出结论,“《灵枢》和《素问》一样,基本上是成书于战国时代,只是个别的篇卷,掺入了汉代的东西,因而它亦并不是成于某一人之手,”至于《素问遗篇》,则属伪书,其时代不出于唐宋之间。

许多作者写成于不同时期

          还有人认为《黄帝内经》所包含的篇章,并不是由一个作者同时完成于一个短时间内,《内经》中的篇章既有写成于战国时期,又有成于秦、汉甚至更后。究其论据有五:其一,《素问》的有些篇章用干支来表示时间,而采用干支纪年是东汉以后的事。其二,《素问·宝命全形论》中用的“黔首”一词,是战国及秦代对国民的称呼,而《素问·灵兰秘典论》中的“相傅之官”和“州都之官”则是曹魏时期出现的官名。其三,《黄帝内经》中引用的一些文献,如《上下经》、《睽度》等是战国甚至更早的著作。其四,与1973年长沙马王堆的帛书《足臂十一脉灸经》、1972年甘肃武威汉墓出土的压药简牍、1977年安徽阜阳双古堆西汉汝阴侯墓出土的“六王斌盘”和“太乙九宫占盘”相比较,可知《灵柩》中有些篇章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有些成书于西汉更早。其五,先秦文体多韵语,而《黄帝内经》中一些篇章亦有不少韵语,这些章节可能是先秦时期的作品。
          《黄帝内经》非一人一时所作,这一点已有不少人予以肯定。至于要确定具体的成书年代,就现在来看远非易事。不过现代有学者查出:“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这是《史记·五帝本纪》原文。而在《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原文中说:“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从以上《史记·五帝本纪》与(《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这两段原文中,我们很清楚地看到,内经作者是直接引用了《史记·五帝本纪》原文的内容。上古天真论,是内经的开篇、全书的总论,与之后的各篇作品之间的关系,肯定是首居于先的。对话式论文风格,作品设主问与受访者的回答式,就首先要对主问人的情况,作一个大概介绍,结果就照搬了《史记·五帝本纪》原文上的内容,也许作者这样做的目的是生怕后人不知道《黄帝内经》产生的时代,才故意留下了这个痕迹的(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只是后人总以为是上古圣贤之作,孰敢非之,再加上前人学科间很难交流,学者们根本不知《史记·五帝本纪》上有关介绍黄帝的原文,与内经介绍黄帝的原文是雷同的。清*陈修园在《医学三字经》里指出:“《汉书·艺文志》载《黄帝内经十八篇》是也”。以上可靠文献证据,证明《黄帝内经》编著于《史记》之后,《汉书·艺文志》之前,确是汉代作品应该无疑问了,只是具体年代还未找到可靠的文献证据。
          司马迁著成《史记》是在公元前97年——公元前91年;《七略》是刘歆在公元前6年~公元前5年间编成;《汉书》是东汉班固自公元54年撰写,前后历时二十余年,于建初中基本修成(建初元年是公元76年)。《汉书》根据刘歆《七略》增删改撰而成,记载了上自汉高祖六年,下至王莽地皇四年(公元前250年——公元23年)的历史。虽然以上文献证据可说明《黄帝内经》编著于《史记》之后《七略》之前,编著年限是公元前91年——公元前5年之间。但是《汉书》是根据刘歆《七略》增删改撰而成的,《七略》已经无原始凭证,谁又能肯定《黄帝内经》不是东汉班固收集增撰补入的呢《黄帝内经》诺是班固收集增撰补入的,那么编著《黄帝内经》是在《七略》之后《汉书》之前,也就是公元前5年——公元54年之间的事。
          还有证据是有学者指出:“《别录》汉代类书。汉成帝时,刘向受命参与校理宫廷藏书,校完书后写一篇简明的内容提要,后汇编成《别录》。著录图书六百零三家,计一万三千二百一十九卷,分为六大部类、三十八种,每类之前有类序,每部之后有部序,叙录内容包括:书目篇名,校勘经过,著者生平思想,书名含义,著书原委,书的性质,评论思想,史实,是非,剖析学术源流和书的价值。部序之前、类目之后皆有统计,全书最后还有总计。其子刘歆据此序录删繁就简,编成《七略》。《别录》唐代已佚,今据《汉书·艺文志》可考见其梗概”。那么《黄帝内经》是著者生平、思想,书名含义,著书原委,书的性质,评论思想,史实,是非,剖析学术源流和书的价值等都是带着谜团的,直至现代都还是众说纷纭的事,可能被刘歆的父亲刘向收录于《别录》吗既然不可能,那么肯定就不会被刘歆据《别录》序录删繁就简,编入《七略》的。因此《黄帝内经》应该是班固收集增撰补入《汉书》的。那么编著《黄帝内经》也就是公元前5年——公元54年之间的事。
            【结论】 任何学术问题,都理应建立在可靠而翔实的史料、文献的基础上,言之成理,持之有故,才能站得住,经得住历史和实践的验证。《黄帝内经》是中医学术论文汇编,换言之,构成全书的是一篇篇学术论文文体。成书是对之前中国医学的一次大论述、大总结,并且又是一次理论创新与中医论文文体创新。对话式论文风格,对答式的文体显得更客观也有诱惑力,更利阐述与表达,便于对确定因素的肯定与不确定因素的区分,易于引人入胜。也就是说,汇编《黄帝内经》是对中医学术进行了理论的论证与创新,而不是对中医的创造与发明,而历来对中医的创造与发明的,恰恰是编著内经之时所引用的,那些千古流传下来的重要的中医文献,只可惜自内经成书之后,人们将中医学说神圣化了,而那些千古流传下来的重要的中医文献自此就被毁灭以尽了!只有充分地认识到这一点,才能对内经与中医学说的关系以及创作时间有一个客观公正的判断。否则易将内经的创作成效与中医学说发展成果混为一谈,继续将中医神圣化,从而影响到对中医的继续研究、传承与发展。中医学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多么希望我们的专家、学者,尤其是导师们,能以这样的理念、态度治学、讲学,著书立说啊!